• 2008-04-20

    下渡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awzll-logs/19432155.html

    每次我为晚餐不知吃什么发愁而住的地方附近又没有东西吃时,总会想起下渡。


    中大小北门外一段几百米的路,挤满了廉价、低档却亲切的小餐馆。如果你觉得路边显眼的餐馆不过瘾,还可以走进混乱肮脏小巷,在被改造成出租屋和小旅馆的农民房的包围中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这里可谓集全国各地,东西南北中饮食文化之精髓,八大菜系融会贯通,兼且中西合璧,让人不禁感叹饮食文化之强大。

    一开始去得比较多的是“桂林米粉”,一出小北门的那间,一般都是宿舍两三人去。“桂林米粉”显然不能被叫做店名,但下渡好几间卖桂林米粉的店都不约而同地只叫“桂林米粉”,我们觉得至少加上“兴旺”、“长盛”之类的修饰以便于区分。到后来我们就知道这些修饰没有必然存在的需要,互相之间已经有了默契,一说“吃桂林米粉去”,我们都知道要去的是哪一间。之所以对这间情有独钟,一个字:抵,两个字:便宜,我们都是穷学生,那时像“唐人家”的餐馆不可能经常去消费。三块钱一大碗,对女生来讲绰绰有余,该有的配料一点都不赖账,而且酸笋、酸豆角之类的可以随便加。但到后来老板开始对猛加酸笋的人絮絮叨叨的时候,这间小店就失去了我们宿舍的支持。

    后来就陆续尝试“哈尔滨饺子馆”、“潮汕砂锅粥”、“砂锅粉”……,反正整条路的餐馆基本都吃过一遍。记得那时候找工作,傍晚挤车回来,一点食欲都没有,就买一个山东煎饼,小推车上放一块烧热的铁板,加鸡蛋、葱和酱料,方便快捷,几分钟就填饱肚子完成一餐的任务。不得不提一间叫“盛盛”的甜品屋,传说中回味无穷,亲自去过觉得一般般只到可以接受的程度,难以想象能给这间店带来月入过万的盈利还被登上广州日报。后来终于发现个中原因,去的大多是一pair pair,面对面坐着单看着对方都已经觉得甜甜蜜蜜,哪里还知道吃的是什么味道。回味的也许是对方微笑的脸颊又或者溢满纯真爱意的眼神。

    中国人习惯在餐桌上联络感情,下渡自然是三五知己开怀畅谈的好地方。这里经济实惠,即使装阔充大头也不至于使钱包遭受重创。如果不需要填饱肚子,叫几瓶啤酒,两碟河粉之类的,就能坐着聊一个晚上,绝对不会遭店员的白眼。几杯酒下去,什么话题都能聊,如果这时走过一漂亮MM,过剩的男性荷尔蒙马上散发出来。情侣们吃过饭,喝过甜品,就慢慢走到北门吹吹风,赏赏珠江,情话绵绵。

    毕业的时候,我们不知道喝了多少杯,直到脸红耳赤,还有几个被抬着会宿舍。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相聚待何时。那一年冬天,我们宿舍几个围在一起打边炉,几杯啤酒下去,开始不知天高地厚地憧憬未来,自嘲。一届又一届的中大学子养活了下渡路的人,但我们还不知道出了这个校门是否有能力养活自己或及妻儿。庞大的消费队伍使这些小餐馆的老板住进了一墙之隔的蓝色康园(据说现在二手价格已经过万)。我们也开玩笑如果混不下去就回来开餐馆。两年多过去了,我们在社会的浪潮中翻滚,我们知道,玩笑终归玩笑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